相关文章

园区进化论(1):论园区与创新创业的关系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szlrhb.cn/

  园区进化论(1):论园区与创新创业的关系: 园区4.0版需以人为本

  记者:鲁超 摄像:杨子锐 谭拥军 王伟    学者认为,如果说80年代前后以蛇口工业区为代表的第一代园区是1.0版本,讲究的是规模经济,那么,90年代初开始进化到从规模经济向技术经济过渡的园区2.0版本,进入21世纪,则进化到技术经济为特征的园区3.0版本,当下,园区4.0版本,更多的讲究以人为本的价值观。今天开始,本台将推出系列报道湖南启思录之《园区进化论》,实地踏访全省各大园区,邀请京湘两地专家把脉,解析园区与创新创业、园区与新一轮产业转移、园区与新型城镇化、园区与新常态等七种关系,为湖南园区升级换挡提供方向性思考.首篇关注园区与创新创业的关系。    长沙市黎托镇    长沙紫荆花涂料总经理赵启鲸:(以前的厂房)就在现在站的位置,大概有1000多个平方,我在这边做了三年半,损失了好几个大单。    赵启鲸,已有五年的创客经历。在他创业的头三年,“蜗居”在某乡镇的旧仓库里,小打小闹日子还过得去。但后来,企业想扩大规模,瞄准大客户时,由于公司的厂房光租不卖,新购置的设备摆都没地方摆,何况还面临拆迁跟消防隐患。好多次,“煮熟到嘴边的鸭子又飞了”。    长沙紫荆花涂料总经理赵启鲸:浙江一个在长沙很大的楼盘,那个老板很认可我们这个产品,后来他要到我们工厂来考察,我们让他到那个小办公室里坐一下他都不进去,他觉得我们没有实力搞这个产品。    “门脸门脸”,门脸差,客又怎么会进?第四年,赵启鲸决心“搬家”。    长沙金霞经开区佳海工业园    2013年,长沙金霞经开区佳海工业园建成,赵启鲸第二个入园,吸引他的,就是这些七层楼高的标准厂房,他一口气买下五千平米。新设备一字排开,满负荷运转,这朵名叫“紫荆花”的企业终于开花了。    长沙紫荆花涂料总经理赵启鲸:一心一意搞产品,我们等于说拎包进来就可以了。    经济学者易鹏认为,在园区经济进入4.0版的时代,园区要吸引优秀的创客一族、潜力的新型产业,就得提供一系列以人为本的精细化服务,而不仅只是优惠政策。比如,标准化厂房可以为创业者节省新建厂房的时间成本,比如搭建园区技术共享平台,让入园企业分享先进技术,再比如由园区提供担保,帮创业者贷款等。    易鹏:4.0版本中可能更多的讲以人为本的一种价值观的体现。尤其创新创业,尤其现在更多的是思想的火花,思想的火花需要更多人聚在一块儿。那么,园区可能在今后要搭好平台,让更多的思想火花在这里燃烧。    隆平高科技园王建龙与员工交谈    他叫王建龙,两个月前刚刚跻身为创客一族,决定从奋斗了大半辈子的三尺讲堂上走下来,缘于那场大会。    湖南省召开创新创业大会    两个月前,湖南省在郴州召开产业园区工作会议,特别提出,要加快把园区这个巢筑好,引来更多好凤,为全民创新创业搭建平台,鼓励大专院校、科研院所科技人员,利用自己的科技成果入股或创办科技企业。湖南农业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王建龙决定带着手里十多项科研成果,迈出这一步,入股金健米业,进驻隆平科技园。    湖南金健种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湖南农业大学教授王建龙    我也有过纠结,是自己创业还是采取别的方式,通过多种考虑,还是想和别人联合合作开发。我们的优势主要是成果和技术,只有通过技术和资金结合才能做大。    事实上,园区是一种政府主导、一种自上而下的经济活动,全民创新创业,则是市场主导,一种自下而上的经济活动。当自上而下的园区模式“遇上”自下而上的全民创新创业,正构成中国特色的园区经济模式。赵启鲸“搬家”、王建龙“下海”,他们之所以选择进驻园区,一方面是接轨融入市场,另一方面,是能获得更大的安全系数、保障系数。园区好比一枚孵化器,在这里能批量孵化出健康的经济实体,但是,必须适应当下的经济形态,不能走偏。    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白云峰:相对有些园区我觉得还是要对引进的产业不要过于着急招商,不要把园区搞成房地产。这种孵化器是通过市场的手段去孵化,而不是政府一定要喂奶,喂到一定限度喂不动了就又不行了。    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会秘书长管清友:我在想是不是我们可以把这些更多的选择权去交给企业?政府可以协助,就是转变从原来主导到服务这么一个转变,那么企业可以提要求,政府可以提供服务。    易鹏:政府服务主要体现在几个方面,第一是提供该有的规划,提供该有的公共服务,如医疗教育公共资源。再提供技术检验或者工商登记这种功能。政府更多的是要低下头做好服务,然后更好地简政放权。    长沙市高新区麓谷创业广场    互联网企业政策宣讲    这样一场“创业苗圃”活动,面对的群体是初创公司和准备大显身手的大学生们。今年十月,长沙召开创新创业大会上,提出设立创业服务窗口,充实指导库专家,打造半小时创业服务圈,这些内容,已经在麓谷展开。哪怕你只有一个人,只要你有一个好点子,园区就会帮你孵化,提供规划、创办公司、人才招聘、资金帮扶、法律援助一条龙服务,并且全程买单。    包括巨星、延农等10个创业基地在内,麓谷这枚孵化器的覆盖面达到15万平米,基地内大学生创业可享受1年到3年的免费场地。尽管一个多月时间,园区新增创新创业企业350家,但在刘荣利眼中,还是少了。    长沙高新区创业服务中心主任长沙留学人员创业园主任刘荣利:我在北京的3w咖啡,我在那里坐一下,我发现五分钟就有很多创业的人围着天使投资人需要资金创业啊,我们这里这种氛围就比较少。    有学者解读,要想创新创业与园区二者真正结合,发挥出最大效益,就如同把男人的胆大和女人的心细有机结合。胆大,创新创业的步子才迈得开,思想才放得开;心细,暖心的政策才会落地,配套的服务才能到位。    易鹏:我个人预估未来的5-10年,可能会是中国新一轮的创业黄金时期,湖南应该说有荣耀也有过失落,那么在新的时期中间,在新常态过程中间,我个人认为一点,哪个地方服务做得好,哪个地方简政放权放得好,那么这个地方创业的机会就会更多,而这一轮创业机会更多的地方,它一定会成为中国经济新一轮的高地。所以,我希望湖南抓住这个契机。

  下一页:胡湘平:知之不难,贵在能行